三星堆祭祀区公布最新发掘成果

摘要: 数量丰,制作精,造型奇

m_401b1f2c7acd0acb8678ea5d25b20b22.jpg

3号坑发现的青铜小人。 余嘉摄

m_61af739a1a50949b9a044883caeda9fc.jpg

三星堆出土的迄今最大青铜面具。 余嘉摄

m_6f58b7529c010ecab755b3f2172653fd.jpg

3号坑中发现的方尊。 余嘉摄

m_aef2ee9e1c8d9be2188810a4764a46fa.jpg

8号坑发现三星堆迄今为止最大的青铜神坛,旁边还有一尊青铜神兽。 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向宇摄

m_e799be6296794b89284141a403de5dc2.jpg

刻有神树纹的玉琮。

m_d6d4f71971c1aee016da2dc8a7c57502.jpg

迄今为止最大完整黄金面具。

m_9d4dc29e2fddbaa6d398b559909e0fbe.jpg

扭头跪坐人像。

m_fb53d09dde45f97da6f6e90ba028288f.jpg

神似诸葛亮的青铜人头像。

m_c4aade7b7e9904d6d453c08b63ca8e45.jpg

神似奥特曼的青铜小立人。

□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 吴晓铃 吴梦琳

提取出青铜器、金器若干件

记者在现场看到,3号坑的文物提取已接近尾声,仅余坑北部一片倾倒而下的灰烬尚未清理;坑底,几件青铜神兽和体形较小的铜尊正待提取。一旁的4号坑,清理已基本结束。

历时5个多月发掘,3号坑成果丰硕,出土较完整的青铜器293件、金器7件、玉器45件、象牙100根,此外还有陶石器、海贝、绿松石若干。

面积相对较小的4号坑也出土了青铜器、金器、玉器等86件完整文物,各种文物残片多达1000余件。

在3号坑旁,曾经发现大金面具的5号坑,表面仍散落着星星点点的金片。此前,考古人员已清理出接近完整的金器19件,包括鸟形金饰、金珠等多种类别,其中金珠是三星堆首次发现。未来这座坑将整体提取,进行实验室考古。

6号坑和7号坑存在打破关系(有部分重叠),木匣子提取出土后,暴露出7号坑密密麻麻的象牙,象牙下白花花的玉石器隐约可见。

最晚启动发掘的8号坑同样象牙满坑,象牙之上是造型前所未见的青铜神坛和体量巨大的青铜神兽。

8号坑坑长、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副教授赵昊介绍,在此前清理的8号坑灰烬层中,已提取了3000多件青铜碎片、280多件玉器、360多件金箔,是已提取金器和玉器最多的坑。根据金属探测,象牙之下应该还有大量青铜器。

多件文物巧夺天工

8号坑出土的一件仅余80多厘米高的青铜神坛,被认为是继3号坑铜顶尊跪坐人像之后的又一件国宝级文物。层层高台,刻画出三星堆人举行某种盛大仪式的场景,也让神坛呈现出瑰丽的气质。

在8号坑西侧,另一件觚形尊同样是不可多得的精美青铜器。这件觚形尊高约70厘米,口沿和尊体装饰了一圈乳丁,表面有繁复纹饰,上涂朱砂。赵昊表示,这件觚形尊和三星堆出土的典型铜尊大口尊相比,明显做工更加精细,“它可能是三星堆人找中原定制的一种产品,也说明三星堆和中原的交流中,不仅只交换器物,还交换了知识和需求。”

在3号坑,还提取出了“奇奇怪怪的文物”。此前,考古人员已经确认这件铜器上的手是一个人托举着神坛,但铜器上的一双蜷曲的腿显得非常突兀。当文物提取出来以后,考古人员惊呆了——这件青铜器的另一面,居然还有一个戴冠人头高高昂起。

3号坑出土的还有刻有神树纹的玉琮。三星堆人把来自中原的古老玉器,刻上了古蜀文化中重要的神树,体现出文化的融合。一件玉座,刻了兽面纹和凤鸟纹,这种线刻的复杂玉器,在三星堆也很少见。另一件形制复杂、造型别致的喇叭形青铜器,不仅器身刻了繁复的纹饰,一侧还有栩栩如生的龙头。

4号坑出土的3件扭头跪坐人像也非常珍贵。三星堆考古研究所所长冉宏林认为,其说明“3000多年前三星堆就有了可以与西方追求写实的雕塑艺术对话的内容”。

“奥特曼”“诸葛亮”纷纷“穿越”

此前在2号坑出土的太阳轮形器,曾被网友评论为“酷似汽车方向盘”。而这一次发掘中,又有大量“穿越”文物出现。

今年5月,考古人员在3号坑南部发现了一件不超过20厘米高的青铜站立人像。他戴着尖头冠、眼睛突起、面容夸张,整体造型特别接近于电视上的“奥特曼”形象。此后,在3号坑的中部和南部又各发现了一件相同造型的铜立人。

“诸葛亮”青铜人同样出自3号坑。3号坑坑长、上海大学讲师徐斐宏介绍,这件器物和1986年出土的青铜人头像完全不同,头发往后卷曲梳成瓦片的夸张形态,就像诸葛亮所戴冠帽;其脑后还有青铜构件连接,应是其他器物上的一个组成部分。

6、7号坑,同样有让人大开眼界的新发现。6号坑的木匣子里发现了一把玉刀,其形制和大小,与如今常见的餐刀十分相似。刀背处刻划了类似鱼背鳍状的装饰,刀刃十分锋利。负责5-7号坑发掘的四川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黎海超表示,“玉器在古代一般都是作为礼器。但这把玉刀刀刃如此锋利,也许带有一定的实用作用。”在7号坑,一件覆盖在玉器之上的青铜网格,也神似今天的窨井盖。由于这件器物尚未提取,它的功能还有待确定。

在冉宏林看来,三星堆出土的这些造型独特、制作精美的文物,“进一步补充和完善了三星堆祭祀用器的体系,也再次证明了三星堆人浪漫的艺术创造力和想象力。未来,三星堆更多惊喜可期。”

责任编辑:唐丽华



1.版权归【四川日报】或原作者【吴晓铃 吴梦琳】所有;
2.转载或者引用本文内容请注明来源及原作者;
3.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关注打望四川

扫描关注,了解最新资讯

联系人:陈小姐
EMAIL:77434597@qq.com
地址:成都市锦江区总府路35号24层1号
图文资讯
即时快讯
排行榜

关注
微博

关注微博二维码

关注
微信

关注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