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剧《尘埃落定》 28621位观众走进剧场的背后

摘要: 大幕已启,走向市场的话剧《尘埃落定》背后有什么可借鉴的经验?面对后疫情时代的文化消费,未来将怎样提档升级?


《尘埃落定》演出现场。 王晓溪 摄

阿来亲临《尘埃落定》演出现场。王晓溪 摄

《尘埃落定》央宗定妆照。   四川人艺供图

从天津到苏州,8座城市风雨兼程;从3月到5月,96名演职人员全力倾注28场演出;历时60天,9车道具,200余套服装精心准备——这是一次奔波5070公里的诗意之旅,28621位观众走进剧场……这个5月,由四川人民艺术剧院和北京九维文化、四川京邑文化公司打造的史诗级大型原创话剧《尘埃落定》全国首轮巡演收官,亮出的“数字成绩单”夺人眼目。与此同时,文化和旅游部对疫情低风险区演出等场所人数比例不再统一限制,四川的演出市场开始逐渐恢复常态。

大幕已启,走向市场的话剧《尘埃落定》背后有什么可借鉴的经验?面对后疫情时代的文化消费,未来将怎样提档升级?

□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 李婷

A

傻子变“说书人” 阿来观后评“精气神都在”

《尘埃落定》是川籍作家阿来行走四川阿坝州各地,翻阅18位土司50余万字的家族史,写下的堪称民族史诗的长篇小说,不仅获得茅盾文学奖,还入选新中国70年70部长篇小说典藏、改革开放四十年最具影响力的小说。

一个声势显赫的康巴藏族土司,在酒后和汉族太太生了一个傻儿子。这个人人都认定的傻子与现实生活格格不入,但却有超时代的预感和举止,并成为土司制度兴衰的见证人……20年后,这部小说依然畅销,销量逾百万册,还被改编为电视剧、歌剧、川剧、舞剧等。

“我是一个傻子,我的父亲是皇帝册封的麦其土司。”“我敢保证父亲一个字都没听懂。”“看,我们这片土地上只有三种人是世袭的……”本次话剧版的《尘埃落定》保留了原著的叙事口吻,傻子有近2万字的台词,他化身为“说书人”一样的旁白角色,在故事中跳进跳出。饰演傻子的四川人艺青年演员蔡正伦认为,傻子既是故事情节的推动者、参与者,也用丰富的内心凝视旁观着这个世界,他沟通着这部戏的故事本身和观众,傻子是观众的眼睛,纯粹地看待这个世界。

傻子变成说书人,在四个维度之间自由游离,这个“世俗之见的傻子、自言自语的傻子、通灵者的傻子、上帝视角的傻子”,在故事真实性和戏剧假定性中跳进跳出,时而天真懵懂、混沌低能,时而冷眼旁观、语出惊人。原著作者阿来也捕捉到这个改编亮点。话剧《尘埃落定》从试演到正式巡演期间,阿来三次亲临现场观看,留下八个字的评价:“水乳交融,天衣无缝。”从文学作品到戏剧作品,30万字放在3个多小时的舞台有限空间上,阿来认为话剧版《尘埃落定》:“精气神都在”。

阿来说:“原来我始终没想过,结果一看彩排,我觉得对了。一方面他是叙事者,同时他也是参与者,而且非常自由,戏里戏外,自由出入。”的确,小说《尘埃落定》快结尾时,傻子总结自己一生说:“我来到这个世界,我即身处其中,同时又飘然抽离”。阿来说,很多时候我们全情投入自己的生命里,可是我们有没有时常抽离出来旁观过自己、评判过自己?我们随波逐流得多,抽离得少。而非常忠于小说的精神内核的话剧《尘埃落定》,似乎解决了这样的问题,所以,阿来在看戏期间,几度热泪盈眶,几度会心微笑:“我知道话剧里的台词有些是我的,有些是剧作家的,但我在看戏的时候,完全分不清。这就是水乳交融。”

B

舞台转换7个戏剧空间 多线演绎藏民族诗意

原著《尘埃落定》最让读者魂牵梦萦的就是语言“充满灵动的诗意”。这也让编剧曹路生在17年前读完原著后惊叹,“是其他小说中没有的语言。”

正是这份着迷使得曹路生在改编的过程中坚持“让原作说话,让人物说话”,保留了小说意蕴深长的诗性文本,保留了原作中王权线、情感线、复仇线、轮回线四条复杂交错的主线,听傻子说爱情、亲情、权力、金钱与美色,他所处的那个末日前尘中铁与血的英雄主义、他所看到的人性百态。

如何把编剧抽象的总体巧思转换为具体的舞台语汇,还要让整部戏有“忠于诗意之美”的抒情性、叙事性和表演性?这成为导演胡宗琪改编时面临的最大难题。胡宗琪最终把握住了文明末路时的荒蛮刚勇与血性浪漫,用独特的美学视角在舞台上写就一首荡气回肠的诗歌。话剧《尘埃落定》用仪式感极强的场面化开场叙事,表达给观众身临其境的戏剧体验。比如,区别于《白鹿原》中的歌队参与叙述、点评和对情节穿针引线的处理,《尘埃落定》中的歌队演唱,代表着土司制度下的如蝼蚁般涌动着的虔诚藏民、看客、草民、乌合之众的声音。晃动着的罂粟花,翻滚着的粮食,疾行的马车,紫色的灵魂,使舞台的想象空间更为丰盈,为“文学性”赋予震撼的“剧场性”效果。再比如,演出开始,所有的演员从观众席后入场,以大色块、廓形、质感来区分角色阶级、饰品象征权力。锦罗玉衣、金丝细缕、奢华精美、重工制作,使得观众快速走进那个充满异域风情的万物有灵的魔幻时代。故事的结尾,舞台上所有的装置都消失了——“白茫茫一片真干净”,在200多分钟的现场,眼看他立高楼,宴宾客,辉煌无两;眼看他楼塌了,所剩无几。

在《尘埃落定》的舞美设计中,所有的景片融入藏族元素,同时也兼顾特殊性和普世性的平衡,让观众看到的是一个世界性的故事。布景没有局限在平面空间内,三个二层平台和四个高梯组成七个戏剧空间,随剧情推进时空随意穿梭,更隐喻更深层次的文化内魂。服装设计上再现土司的末日奢华,为此造型设计陈敏正精心制作200多套华服,80多条皮草、637块特殊面料,而为了方便演员在舞台上自如的表演,两千多块蜜蜡、绿松石、天珠、象牙、100多条仿金银质首饰及火镰腰包都做了轻化处理。

四川人艺藏族青年演员尼玛坚赞,从小生活在马尔康。他还记得自己小时候和父母或伙伴出去玩,经常能见到《尘埃落定》原型的卓克基土司官寨。尼玛坚赞这次在话剧《尘埃落定》中饰演“杀手”角色,他感觉:“演这个戏就像是回到家了一样,很亲切。”舞台上的藏式结构房屋,道具中的头饰、首饰,都勾起他儿时的回忆。担任此次演出的四川人艺演员大多由四川本土培养,更有不少来自川西北的藏族演员。

C

11月归蓉巡演 有望“落户”阿坝成浸没剧

日前文化和旅游部官网发布通知,疫情低风险地区,对剧院等演出场所、上网服务场所、娱乐场所接待消费者人数比例不再做统一限制。这个五月,据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监测,“五一”假期期间全国演出场次约1.4万场,演出票房收入8.6亿元,观演人次超过600万,其中旅游演艺观演人次占总数的40%以上,音乐节、演唱会观演人次占总数的12%。相应的,四川的演出市场也逐渐开始复苏回暖,“剧美天府”回望百年路 奋进新时代——四川省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优秀剧目展演季,“成都戏剧节”,草莓、迷笛音乐节等,在一个月的时间里有上百场大大小小的演出。

基于这个大背景,首轮巡演完之后,话剧《尘埃落定》团队准备“顺势而为”,继续思考如何将作品“提档升级”。一组数据引起团队的注意:2021年“五一”假期,在已经公布的“五一”假期旅游收入的22个省份中,四川以388.32亿元列旅游总收入排行榜第一名。根据排行榜中的数据显示,7个省份旅游总收入超过200亿元,8个省份接待游客总数超过3千万人次,尤其是三星堆博物馆、九寨沟景区、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吸引不少游客。

与此同时,团队收集了不少专家和观众的反馈,思考着如何让话剧《尘埃落定》这部剧,撬动当地的文旅资源。“那段历史虽然我没有经历过,但是看《尘埃落定》感觉还挺真实的,很想进一步了解它。”“在方寸之地还原经典故事实在太难,最打动我的一幕就是尘埃缓缓落定。”“《尘埃落定》绝对值得一路堵车赶来,久久回味着畅快地离去。当演员们身着藏族服饰,充满着仪式感,缓缓走向舞台,台下从窃窃私语的嘈杂声到安静,无须多言,便是序幕拉开。”团队发现,不少观众因为这部剧,对川西的旅游资源和藏文化产生了进一步了解的兴趣。上海戏剧学院教授韩生从舞台美术角度分析《尘埃落定》,也侧面印证了这部剧的美学价值:“舞台形象的特点非常强,藏文化丰富而厚重。见微知著,以局部建筑形象表现地域风貌和特征。”现在,《尘埃落定》团队正紧锣密鼓地在阿坝调研,了解当地的剧场、演艺、旅游资源情况。

据四川人艺党委书记、董事长罗鸿亮透露,未来话剧《尘埃落定》有望改编后“落户”阿坝,借助当地独有的旅游资源,以浸没式戏剧的方式,原汁原味地为游客讲述经典故事,常演常新,助力当地旅游演艺项目的提档升级。据悉,首轮巡演之后,话剧《尘埃落定》为庆祝建党一百周年,初定在今年10月启动第二轮巡演,并于11月份左右回到“老家”四川,在成都演出多场。

责任编辑:唐丽华



1.版权归【四川日报】或原作者【李婷】所有;
2.转载或者引用本文内容请注明来源及原作者;
3.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关注打望四川

扫描关注,了解最新资讯

联系人:陈小姐
EMAIL:77434597@qq.com
地址:成都市锦江区总府路35号24层1号
图文资讯
即时快讯
排行榜

关注
微博

关注微博二维码

关注
微信

关注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