阆中 生动,却不飞翔的生活

摘要: 有些人旅行是要确定主题的,但于我来讲,旅行大都没有明确去看什么,像极了一种人生,随意就好


嘉陵江畔的阆中古城。

阆中古城中天楼。本版图片均为王玉贵 摄(视觉四川)

□王杰平

有些人旅行是要确定主题的,但于我来讲,旅行大都没有明确去看什么,像极了一种人生,随意就好。

比如此行阆中古城,不为观光,甚至不为见老友和品美食,就是突然想起周末了,该到哪里去转转,然后坐2个小时的动车,就从重庆过来了。

笔者是在落日的余晖里走进古城的,虽渐向晚,但游人众多,店铺生意兴隆,显得很有活力。

在一家民宿外的空地上,几个少年正在表演街舞,这个好比上世纪流行的迪斯科,但街舞的技术含量要高很多,起伏转承、推拉摇曳,没有韧劲和勇敢是跳不好的,如同一个时代。

阆中古城,位于四川东北部,嘉陵江中游,迄今已有2300多年的建城史。1986年阆中被国务院确定为全国历史文化名城,1991年撤县建市,2002年被确定为全国生态建设示范市和省重点旅游城市,2004年底被国务院评为中国优秀旅游城市。享有“千里嘉陵第一江山”的赞誉。

对于寻古踏幽者来说,这里可看的很多,张飞庙、滕王阁、川北道贡院等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就有8处,另还有华光楼、红四方面军总政治部旧址等22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这里还是科甲鼎盛之地,据统计,从隋唐至清末,全川共出19名状元,而阆中则独占4名。其中,宋朝陈尧叟、陈尧佐、陈尧咨三兄弟,中了两个状元一个进士。

2000年重建的状元坊,就是为了纪念4位科举状元而建,此处不失为当今学子的朝圣激励之地。

笔者有一同事,之前学建筑,后学新闻,对阆中古城的穿斗结构、挑檐形式的明清建筑充满了迷恋,他也因此多次去古城寻访,为的就是一个爱好。

阆中现存的千户民居建筑,依地势高低,均是从嘉陵江边向高处修建,便形成了民居高低起伏的层次。陆游诗“处处轩窗临锦屏”,说的就是住在城中南侧的,每家都可隔江相望锦屏山。

阆中民居在廊院和敞厅的处理上也极具特色,屋面出檐深远的表现,使得院落有纵深的走廊,而正对堂屋设置敞厅,又显得十分宽敞、大气。这种处理很好地发挥了厅廊的多功能作用,既是家人团聚,也是待客设宴的活动处所。现保存完好的杜家大院、马家大院和李家绣楼等都是如此。

“阆中胜事可肠断,阆州城南天下稀。”在我国的古城中,阆中可能是历代诗人出作品最多的地方,杜甫、陆游、元稹、李商隐等大家均在此吟咏抒怀,其中“诗圣”杜甫两次莅阆,在此写就《阆山歌》《阆水歌》等70余首名篇佳作。

2016年,阆中市诗词学会整理汇编的《历代诗人咏阆中》由中国文化出版社出版,该书按类别分为“名城名景”“阆山阆水”“书院贡院”“名人胜事”等六卷,收录了古今308位诗人的诗词作品1084首。对于好古韵、喜欢畅游在平仄中的文人来讲,去阆中开启一段穿越古今的诗词之旅,倒是一件愉悦事。

笔者以为,对于喜欢背双肩包,踩在青石板上逗留的小文青来说,阆中古城的青石板足以让你忘却时间。

首先是好看。凹凸不平的经年时光处,时见清澈的雨滴,顺着墙角生出的苔藓和翻过墙头的三角梅;再有就是纠结,90多条唐宋格局、明清风貌的小巷,令你享受快意的彷徨。其次是有诗意。每一条小巷的来历,都有不为人知的故事,如你曾有在小巷生活的经历,那是再好不过了。

到过阆中多次,从小住一晚到长住数日,笔者最喜欢的还是到街面上去看看,或找当地诗友喝杯清茶,再有就是驻足某个院落,偶见一只伫立的蝴蝶,想到有一种可以生动,却不飞翔的生活,甚觉大好,觉得这趟又没有白来。

旅行就是东张西望,到极致是呆头呆脑,呆到彻底是玲珑剔透、身心愉悦。

在阆中,笔者时常就有这种呆前呆后的感觉。是太喜欢古城精美绝伦的窗花,还是羡慕她被江水环绕的灵动,或是“莺花旧识非生客,山水曾游是故人”的人文气息?

历史虽不能重复,但可以翻晒,甚至可以假设。那些已经淡出古城的时光,甚至一个时代,依然辉煌而又美好。

上世纪60年代,阆中古城北边,有一个占地2000余亩的军营,这里就是“海军航空兵第四学校”,简称“海校”。

1961年1月20日,以海军防空训练大队和通信训练大队为基础,组建的“海军航空兵第四学校”在阆中落成。学校学员人数最多时达800余,拥有8架退役的歼五、歼六型歼击机,同时还修筑了航空母舰形的500米长的跑道,供学员们操练,因而坊间有它是新中国第一所“航空母舰学校”的传说。

直到今天,笔者都不明白远离大海的阆中,为何会有一所海校?且在创办几年后陷于瘫痪,终至搬迁。是因那个特殊年代,还是因不能解密的战略考量?

从激情燃烧到落寞无闻,阆中海校虽令人扼腕,但今日中国海空军的强大,应可告慰当年怀揣航母梦想的海校师生了。

盘点阆中过往,笔者觉得最亮丽的是上海2000多名制绸工人举家迁徙阆中,以及从阆中的光影里走出来如丝般袅袅的织绸女。

“天上取样人间织,满城皆闻机杼声”,阆中丝绸历史悠久,唐宋时已为宫廷贡品,民国时期曾两获巴拿马太平洋国际博览会奖,产品享誉海内外。新中国成立后,蚕桑丝绸业更是得以强劲发展。1964年,中央投资1300万元,将原来上海市丽新织造厂的全部机器设备和人员,以及上海丝织六厂等单位的部分技术力量,组织内迁阆中,定名为四川省阆中绸厂。

阆中,这个偏居一隅的古城,也因此被人叫作“小上海”。

与绸厂车间一起建成的,还有厂诊所、电影院、体育馆、幼儿园和澡堂等,这在当时的阆中,也算开了新风尚先河。更令阆中当地人羡慕不已的,是上海丝绸妹妹的月工资竟多达五六十元,而当时阆中百货公司的营业员,每月才20块左右。直到今天,还有阆中人说,那时能到绸厂当工人,比今天入世界百强企业还难。

据阆中籍美女同事元元讲,当时的阆中土著小男青,常在绸厂门口转悠,或搬来砖头,踮起脚尖打望厂区,原因是绸厂的漂亮女孩多,穿着又洋气,说话像唱歌,走路带风不说,风里还有好闻的香皂或花露水味道。

可以肯定,有修养、做事认真、生活有序、擅长管理的上海人,对阆中的影响是不容置疑的。

2001年,曾在阆中风光无限的绸厂破产。2012年,阆中绸厂旧址被列为市(县)级文物保护单位。2017年,阆中市政府招商引资,将保护范围的阆中绸厂旧址区域打造成文化创意产业园。

此行阆中,虽为一时兴起,但潜意识里,早已把此处归为放松身心的地方。

笔者一直固执地认为,最美的风景不是在路上,而是在你挚爱的人间烟火里;所有旅行中的愉悦,不是你看到了风景,而是风景切合了你的人文和情怀。

再次来到厂区打卡,当年上海人在此栽种的梧桐树,树身粗壮,却已皮糙叶落,尽显沧桑。

那天在厂区呆了很久,一直不舍离开,思来想去,许是在找曾经的味道。虽不是当年的亲历者,但在一个民族奋发向上的队列中,那些普通人的付出,最值得景仰和怀念。

比如海校人,比如在阆中的上海人,再比如“门”字里,加上“良”,是为善良的阆中人……

责任编辑:唐丽华



1.版权归【四川日报】或原作者【王杰平】所有;
2.转载或者引用本文内容请注明来源及原作者;
3.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关注打望四川

扫描关注,了解最新资讯

联系人:陈小姐
EMAIL:77434597@qq.com
地址:成都市锦江区总府路35号24层1号
图文资讯
即时快讯
排行榜

关注
微博

关注微博二维码

关注
微信

关注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