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围炉“涮”起来:万物皆可涮

摘要: 打边炉,是一种食客围着锅炉涮食的吃法。

冬日万物生机闭藏,人也跟打了霜的茄子般蔫蔫儿的,偏偏这食欲却仿佛被解了封印似的暴增。此时若有海南本地朋友发出“打边炉”的邀约,作为“吃货”的你可千万别拒绝。

打边炉,是一种食客围着锅炉涮食的吃法。从烹饪技术而言,这种吃法几乎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只需一锅清水,放少许葱蒜、枸杞、红枣即成锅底。待到锅里水滚后,将即剁即上、腥中带血的牛羊肉或海鲜涮熟,再根据各自口味配制喜欢的蘸酱,即可食用。

主食材吃完捞尽,清水也焖成了一锅鲜美无比的高汤。这时舀上一碗汤,再往锅中涮几筷子蔬菜,哧溜几口下肚,一身的寒气便都被驱除个精光,相当舒坦。

没有多余的香或辣,鱼有鱼味,肉有肉味,打边炉讲究的正是一个“鲜”字。

“鲜”是海南人对食材品质足够自信的表现,倘若想吃到“最鲜”的,按食材产地去寻总归不会错——沿海地区多以海鲜作为打边炉的主食材,火山地区主打石山乳羊,到定安用仙沟牛肉打边炉则堪称一绝。

但要说来海南最值得一试的打边炉,非椰子鸡莫属。

做这锅椰子鸡,需三个椰子的汁水做汤底,椰水煮沸后,把切好的鸡肉倒下去,全程不加一滴水。等到汤水再次翻滚,轻轻撇开汤面的浮油,喝上一勺清澈又鲜甜的椰子鸡汤,便是人间值得。

要是嫌椰子鸡太寡淡,不如试试糟粕醋,必能让你直呼“酸爽”。

糟粕醋起源于文昌市铺前镇,是以酿酒过程中酒糟发酵产生的酸醋作为汤料,加上蔬菜、海菜、动物内脏、脆骨、蟹籽、蚵类等配菜制作而成的一道名小吃。经过多年发展演变,糟粕醋衍生出多种多样的吃法,而将其作为打边炉的汤底,酸酸辣辣的醋汤小火慢煮,酒糟的浓香与火锅菜品完美融合,则无疑将它的美味提升到了另一个层次。

当然,在打边炉爱好者的眼里“万物皆可涮”。任他鸡鸭鱼还是牛羊肉,既然终归是要“长膘”,吃得尽兴才算值。

■ 记者 李梦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