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山时光

摘要: 眉山的吸引力,向来是强大的。


m_81a193307379d56ca06f38b0648ee4e5.jpg

眉山三苏祠是游客的打卡地。

m_27632d59e07cbf7da3df509bee8bd443.jpg

航拍的眉山东坡湖及东坡城市湿地公园。 姚永亮 摄(视觉四川)

□杨献平

客居成都多年以来,闲暇最喜欢去的地方,便是眉山。其中原因,其一当然是因为“三苏”,即堪称一代文宗的苏洵、苏轼、苏辙父子兄弟的千年文名。这一家人,古来似乎除了班超家族,似乎还没有哪一个可以超越。当然,眉山还有著名的瓦屋山,此为亚洲第一桌山,道教神秘人物张三丰曾在此创立“屋山派”;至于长寿之星彭祖彭铿,《陈情表》作者李密,张献忠沉银处的历史传奇,如此等等,大抵也是眉山之文化底蕴的另一种体现。其二便是眉山是成都周边自然生态最好的地方。宛如大地之桌的瓦屋山上,丛林杜鹃,云雾之中,百草葳蕤。深涧悬挂白色匹练,仙女湖边,羌声悠远;迷魂凼之奇绝神秘,令人猜想万千。临近的彭祖山上,齐山双佛,妙相庄严,再加上天然太极,百鸟脆鸣,于此与友人小坐,遥想古人当年之川地生活,别是一番滋味。此外,更有岷江与锦江交汇,于晴空丽日之下,站在岸边,看着那滚滚波涛,可感人生、世事之匆促与浩茫。

眉山之文脉,早在西晋时期便开始的氤氲挥发了,至宋代,三苏横空出世,至今为眉山乃至整个川渝地区之翘楚。曾有多次,我陪外地的朋友至瓦屋山游览,路过仙女湖的时候,只见瓦蓝之水,横于沟壑,两边白墙瓦舍,河内百草如毯。数只野鸭游弋其中,孩子们的叫声惊飞隐秘处的天鹅。此等情境,不说其由来已久的美丽传说,就已经令人陶醉不已。沿着山间栈道向上,身边古木青藤,花草密集。猴子冷不丁跳出来,用司空见惯的神情与人对视。特别是五月期间,杜鹃花盛开之际,满山之中,幽香暗播,便觉得这是最好的人间之地了。在古藤与黄桷树缠绕之处坐下来,喝一杯清茶,任由清风抚摸,与友人谈及世事百态,人生际遇,等等,那种况味,令人顿生“山间一日,世上千年”之感慨。傍晚再去到山下的村子小住,听羌族老人唱歌、跳舞,灯光之下,声乐之中,黑夜也由此变得古远和恍然了。

由此我更是觉得,人也是自然的产物,是自然给予了人安身立命之所,也是自然,构成了人的来处和终极。并且,自然赋予了每一个地域之人的不同性格,文化风习,乃至精神信仰。就像眉山这个地方,它是幽深的,也是摊开的;它的江河与山川,沃土与低丘等地貌,赋予这里人们以勤劳、安闲的双重文化习性,也诞生了类似彭祖、李密这样的近乎仙道与完人的精神品性。至于“三苏”,则是眉山之文化底蕴在北宋的“总爆发”和至今的“不二楷模和标杆”。

眉山的吸引力,向来是强大的。我的诸多外地朋友来川,都要去眉山一看,否则,就不算是来过四川。他们也说,眉山的空气和生态之好,是很多地方不可相比的。其中有一位朋友,在彭山的一家民宿住了数日之后,竟还不想离开。也说,这是他半生以来,最安心和惬意的日子了。他还说,他的儿子马上高考了,如果可以,他建议他考四川境内的大学,最好也能留在四川。那样的话,他退休了也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在眉山买房子养老了。

对于他的想法,我当然支持。我也是北方人,在成都十多年时间,几乎熟悉了四川的每一处。唯独眉山去得最多,也最喜欢。即便不去瓦屋山和彭山,就在眉山市区,感觉也是极好的。也有很多次,我和朋友坐在濒临湿地的远景楼上,品茗说话,远看城市森森而立,山川苍茫,近看湖中涟漪荡漾,鱼跃水面。呼吸着甜丝丝的空气,说一些相互感兴趣的话题,不知不觉间,一天就过去了。

这种安闲,在成都似乎还不能够,其他的地方显然也不切实际,人毕竟是要劳作才可能有较好的生存基础的。而在眉山,人似乎都可以清闲一些,是工作和劳动之外的自我休息与修复。这种生活方式,是极其符合现代人的身心的。闲坐、摆龙门阵,在放松的状态中,就着清茶沟通,于可以放眼远眺的境地里谈天,自然是难得的“安逸”与快乐。如果饿了,可以吃东坡肉,眉山的嫩豆腐,还有更多的菌子和野菜,消费水平不高,三四个人一百多块钱就吃得很好了。其中的腊肉,嚼而有劲,人间烟火味四溢,豆腐粉白水嫩,沾舌就软,滑若无物,味道鲜美至极。朋友常常惊奇地说,四川不产黄豆,如何做得这上好的水豆腐呢?我也诧异。想了一会儿,也只能从川地气候和水质方面来做些猜想。

这当然也得益于眉山的良好生态。大地上的一切,其实都是一个整体。相互牵连,也相互渗透。冬天的时候,成都经常阴着,而眉山则多日光,远山近水,草甸之间,树木照旧青翠生长,田间地头,依旧绿色幽幽。橘子、椪柑、丑柑之类的水果,随处可见,且极为甜润好吃。去三苏祠拜谒“三苏”,再去彭祖山“采气”之后,无论是在洪雅、青神,还是在彭山和丹棱,只要有时间,就可以寻一处坝子,坐下来,没有任何工业污染的日光干净透亮,由瓦屋山或者彭祖山沿袭而来的清风吹在身上,那种滋味,仿佛是可以自称神仙的了。朋友说,这样的地方,实际上适合过小日子,还有养老,终己一生。我也觉得,四川这个地方的人们,历来有多种地域性格,它消磨的是人对身外之物的轻视,也使得人有了渴望永生的奢侈梦想。

觉得困了,可以斜躺在竹椅上小憩一会儿,半个小时或者十多分钟,一天的劳乏就荡然无存了。因为距离近,再加上城铁的开通,从眉山到成都,也不过半个小时,完全可以吃了晚饭再回。对此,有的外地朋友感慨地说,生活不易,人心无尽,活着,还是应当安静一些,像那些坐在茶肆内喝茶打牌的当地人那样,用一种简单的方式对抗时间,消磨日月,也未尝不是人生之一种,幸福之内涵。我也经常想到,人在尘世,一切都很仓促和短暂,遵从和热爱自然,并且深处自然和体味自然,应当成为一种自觉的“功课”。

再一次告别眉山,返回成都路上,落日正在缓慢下沉,向着无极的苍茫。此时,整个成都盆地及其周边的乡野,呈现出一种缓慢的,充满节奏感的静谧与恬然的自然氛围。


@

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关注打望四川

扫描关注,了解最新资讯

联系人:陈小姐
EMAIL:77434597#qq.com
地址:成都市锦江区总府路35号24层1号
图文资讯
即时快讯
排行榜

关注
微博

打开微博扫一扫

关注
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人才招聘 | 友情链接 | 意见建议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信息 | 用户协议 | 我要投稿
蜀ICP备2020036393号 | ICP许可证编号:川B2-20200100 
CopyRight © 2005-现在 sclyxw.com All Right Reserved 四川文化旅游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