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文化旅游网首页
微信公众平台
手机扫描右侧二维码即可关注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曝光台
“老照片”再爆牛背山垃圾污染
来源:四川日报 | 作者: | 2017/7/28 9:59:56 | 热度:

原標題:“老照片”再爆牛背山垃圾污染

99.jpg

沿途可見一些路邊簡易客棧的痕跡,但已基本拆除完畢。

98.jpg

在牛背山埡口,幾間簡易客棧還留在原地,裡面已經拆空。

97.jpg

保潔員在清運垃圾。

川報民情熱線記者調查發現垃圾在4月已清理完

7月24日,某旅游行業公眾號發布網帖稱,“中國最大觀景平台”四川滎經縣牛背山,被發現僅8年就面目全非,垃圾遍地。牛背山動人心魄的美景中,有觸目驚心的垃圾污染。網帖中多張圖片顯示,牛背山上各色飲料瓶、塑料袋、生活垃圾遍布。

此文在攝影、旅游圈內迅速傳播,不少網友也紛紛跟帖、留言,譴責牛背山管理失范、不文明旅游等問題。網帖所言是否屬實?牛背山垃圾污染情況到底如何?7月25日和26日,川報民情熱線記者到這裡實地探訪。□本報記者 阮長安 劉星 游飛

1

游客早已禁入

交通勸導點工作人員很警惕,請示縣、鎮相關部門反復確認后才放行

牛背山位於雅安市滎經縣境內,與甘孜州瀘定縣交界,山頂海拔3660米,原名大礦山、野牛山。山梁上有一處面積約4000平方米的平台,從這裡看出去,貢嘎山、峨眉山、瓦屋山等四周名山一覽無余。自2009年被無意中發現后,牛背山的雲海、日出、夕陽、佛光、星軌等壯觀景象,震撼過無數人,被稱為“攝影聖地”。

7月25日下午,川報民情熱線記者來到滎經縣牛背山鎮(原三合鄉)。“去年就封路了,不准上。”見記者執意上山,一家小賣部老板為記者指了路,但強調“汽車開不上去”。在場鎮上,確實沒有見到一個通往牛背山的指示牌。

沿礦區公路往裡走,15分鐘后來到雙林村。這是從滎經前往牛背山的必經之處,一根鐵欄杆擋住了去路。

立在一旁的公示牌中提到,2013年、2015年、2016年,滎經縣、瀘定縣多次聯合發布通告,稱上山道路“不具備車輛通行條件,其他車輛一律禁止駛入”“對牛背山地區實行封閉開發,其他車輛一律不准入內”。

看到陌生車輛,雙林村交通勸導點工作人員很警惕,得知來意后,請示縣、鎮相關部門反復確認后才放行。

這裡距牛背山山頂還有50公裡山路,越野車要開 4小時。

除了幾座水電站有人值守外,一路幾無人煙,偶有附近村民養的牛馬在路邊吃草,沒有發現進山游客。

快到山頂時,沿途可見一些路邊簡易客棧的痕跡,但已基本拆除完畢﹔拆除后的建筑垃圾絕大部分已不見,但周圍仍能見到一些塑料袋、啤酒瓶、飲料罐等生活垃圾。在牛背山埡口,幾間簡易客棧還留在原地,裡面已經拆空,僅剩遍地牛羊糞便﹔客棧外,幾件廢棄的棉絮、棉衣丟在一旁﹔客棧旁懸崖邊,有零星易拉罐藏在灌木叢裡。

走遍網帖中提到的幾處地點,未見到垃圾遍地的情況。

2

網帖系“舊帖”

網帖於4月發布后,相關人員在牛背山兩天內清理運走垃圾5萬多公斤

“這是一篇老帖子,是今年清明節假期后一位攝影師發在網上的。當時確實有不少垃圾,但我們已經派人清理完了。”見到前來採訪的川報民情熱線記者,滎經縣牛背山開發協調辦公室主任劉國平說,看到網上反映的情況后,滎經縣和瀘定縣當天都派人來到牛背山再次查看。

上一次將牛背山及管理方推上風口浪尖,是攝影師“南卡nk”在2017年4月5日發表的一篇《觸目驚心的牛背山》的網帖。

“南卡nk”說,他前后8次來牛背山,“它很美,雲海、星空、日出、佛光,這一切吸引了無數攝影愛好者和驢友前往觀景”。但清明節這次上山,他發現垃圾越來越多,與周圍的美景形成強烈反差,“我覺得有必要將這件事說出來”。

“南卡nk”連用8張圖片,展示了牛背山垃圾污染的嚴峻狀況——在雲海、日出、雪山等美景襯托下,牛背山山頂滿地的塑料瓶、垃圾袋、罐頭盒觸目驚心。

仔細對比可以發現,4月的網帖和7月24日的網帖,所有照片完全一樣,文字描述也一致,發布者“掌上旅游”也承認,他們以“近期,有資深攝影師發布文章披露”為由頭,將幾個月前的圖文再次發了出來。

按照劉國平的解釋,從今年3月開始,滎經、瀘定兩地政府組織多次“拆違”,牛背山上100多間簡易客棧已基本拆完,當時“確實有部分建筑垃圾沒有及時轉運”。到了4月的“全年最佳觀測季”,偷偷進山的游客又帶來不少新增垃圾,“‘以前存量垃圾+拆違垃圾+清明假期新增垃圾’,是攝影師拍到垃圾遍地的原因。”

網帖出來后,4月6日至7日,滎經、瀘定兩縣組織人員前往牛背山清理垃圾。兩天內,牛背山頂原游客活動區域所殘留的垃圾已基本清除,“足足運走5萬多公斤”。此后半個月,他們還對山頂懸崖邊的殘留垃圾和沿盤山路殘留污染物進行徹底清理和整治。

3

保潔員每天巡查

2名保潔員每天巡查,發現垃圾及時清運,滎經縣、瀘定縣將進一步加強勸返力度

雖然是“舊帖新發”,但牛背山曾經垃圾污染嚴重,這也是不爭的事實。

2009年“一夜成名”后,瀘定、滎經一些當地人看到商機,在牛背山埡口和山頂搭建簡易客棧,為游客、攝友提供住宿、餐飲等服務。由於礦區公路能直達山頂,游客很快劇增,高峰期每天上山人數過萬人,周末也經常超過5000人。

人一多,垃圾污染就來了。曾經進山20多次的資深攝友“山哥”說,大約從2010年開始,山頂一帶就能見到明顯的垃圾污染,“見天幾千人在上面吃喝拉撒,政府部門又不能提供配套服務,所有垃圾處置,幾乎都靠個人自覺。”

2015年,滎經、瀘定兩地商定,共同開發建設牛背山,打造世界級旅游集鎮,隨后,雙方引入國企四川能投集團,共同開發打造牛背山景區。2015年7月底,滎經縣、瀘定縣兩地聯合發布“禁入令”,2016年10月再次以“封閉施工”為由進一步強化“禁入”,此后,這裡游客銳減,垃圾污染情況才得以控制。

雖然政府部門明令禁止游客入山,但仍有驢友通過騎自行車、摩托或徒步的方式進山,交通勸導點對此也無能為力。瀘定縣牛背山開發協調辦公室主任黃涌說,這也是為何多次整治還未能根治垃圾污染的原因。

26日,滎經縣委書記高富強表示,因大熊貓國家公園將牛背山一帶劃入,今后能否開發、如何開發等,都要等國家政策明確后再定。

四川能投集團牛背山項目現場負責人郭人昆說,公司已安排2名保潔員每天巡查,發現垃圾及時清運。滎經縣、瀘定縣相關負責人也都表示,將進一步加強對私自進山的旅游者、攝友的勸返力度。

4

游客也是“責任主體”

牛背山的無奈不是個案,驢友要增加環保意識,文明出游

能否讓牛背山景色更美?旅游規劃專家何季東認為,靠政府或者驢友單打獨斗顯然不行,管理部門要給力,驢友也要增加環保意識,文明出游。

“南卡nk”對此感受很深——

“我們的驢友、攝影師們,你們背著沉重的裝備,翻山越嶺走過無數的大山大河,但是卻帶不走輕如紙片的塑料袋、易拉罐、高山煤氣罐嗎?”

“我們的開發商們,還有政府的職能部門,你們是不是隻看到開發牛背山帶來的利益,而對這些大地的膿瘡視若無睹呢?”

“還有在山頂開過客棧的朋友們,你們有沒有關心過這些戶外生活垃圾該去往何處?”

“南卡nk”的發言引來240多萬名網友“圍觀”,10815人在他的微博下留言。網友“楓葉無邊”說:“雪崩的時候,沒有一片雪花會覺得自己有罪。可是山就這麼大,地球就這麼大。所有人都要做到,戶外運動,除了照片什麼都不帶走,除了腳印什麼都不留下。”

現實中,牛背山的無奈不是個案。在網上被追捧為“穿越聖地”的稻城亞丁、四姑娘山、黑竹溝等景區,也在游客們“好奇心”驅使下“很受傷”。明令“不准穿越”的稻城亞丁保護區,年均接到穿越者的求救電話超過100個。而在峨眉山、青城山等景區,游客不經意的隨手一丟,經常要讓保潔者腰綁繩索吊在半山“用生命來撿垃圾”。

除了“堵”,更重要的是“疏”。去年6月,省旅游發展委員會就配合國家旅游局舉行了“藍絲帶”擦亮天路文明旅游公益活動,為川藏線318國道上的自駕車系上“藍絲帶”,力所能及地撿拾公路沿線的垃圾,並幫助徒步、騎行游客把收集好的垃圾帶走。

我省很多景區,都在設法讓游客參與到景區的環保中來。早在2015年初,海螺溝就設立“垃圾銀行”,讓游客自己“撿垃圾、兌禮品、存信譽”,撿滿10袋垃圾可以五年內多次免費游覽景區。效果立竿見影。海螺溝景區管理局局長譚智泉說,之前海螺溝內共有清理垃圾的保潔人員95名,“垃圾銀行”成立后,保潔人員銳減到11名﹔2016年,海螺溝“垃圾銀行”共回收游客產生的垃圾250萬余袋,約375噸。

短評

再破壞環境再難覓美景

□張雨

一些驢友,背著沉重的攝影器材跨過山河大海,卻帶不走一個輕如紙片的塑料袋。

近日,有著“中國最大觀景平台”美名的牛背山,遭遇了一次嚴重的“垃圾危機”。雖說,相關部門已基本整治完畢,但留下來的思考卻不僅如此。

一些人“不厭其煩”地扔出了如此多的垃圾,究其原因不外乎有兩點。

一是近年來,人們環保意識雖逐步提高,但環保參與度並不強,一些人口頭上呼吁要保護環境、從我做起,私下卻不願作出切實努力,尤其是在無人監管之下,亂扔亂放垃圾的行為頻頻出現﹔二是在景區亂扔垃圾,只是一種輕微失范行為,違規成本不高,更難以被追責。於是,在破窗效應和“公地悲劇”的影響下,亂扔垃圾就成為了久治不愈的一種頑疾。

公共管理服務部門花大力氣整頓,確也暫時解決了牛背山的“困頓”,但行政力量畢竟不是萬能的,如果個人環保意識不提升,政府花再大力氣維護生態也難以為繼。保護環境,必須你我共同努力,從點滴小事做起,不亂扔一個塑料袋,不亂丟一個飲料瓶……將綠色理念真正付諸行動。

我們必須時時認識到,隨意丟棄垃圾,破壞生態環境,傷及的是我們的美麗家園,最終受傷害的還是我們自己。

 
每日推荐
旅游热点
第十七届光雾山红叶节推介会在蓉举行
《中国机长》里面有达古冰川你发现了吗?
国旗立在冰川上,我们与祖国一条心!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