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文化旅游网首页
微信公众平台
手机扫描右侧二维码即可关注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四川文化 > 演艺
舞剧《根》----一场历史与舞蹈的奇妙对话
来源:四川日报 | 作者:吴晓玲 | 2019/9/9 9:55:17 | 热度:

●以色列编导,以古蜀文明为灵感
  ●现代舞更强调抒发一种情感,需要观众自己去丰满故事,解读故事
  一个是3000多年前辉煌灿烂的古蜀文明,一个是脱离程式化舞蹈动作、“随心所欲”的现代舞。当题材和演出形式都宏大而抽象,两者会产生怎样的化学反应?
  8月30日至31日晚,由四川现代舞团带来的大型原创舞剧《根》在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剧场上演。这是以色列现代舞编导亚拉姆·卡米以古蜀文明为灵感来源创作的作品。作为一个来自异乡的旁观者,他用现代舞不羁而抽象的舞姿,表现古蜀文明的孕育、生存与繁衍,带给观众不一样的感官体验。

999.jpg

  青铜神树启发 异国导演文化寻根

  灯光亮起,树根盘绕的幕布之后,演员一个、两个、三个陆续走出,他们在舞台上走动、旋转,突然,一把拉开幕布,文明“破土而出”……这是舞剧《根》的序幕,也是以三星堆为代表的古蜀文明给亚拉姆·卡米的冲击。
  2018年5月,应文旅部邀请赴中国开展现代舞大师班讲座的亚拉姆·卡米,接到四川现代舞团的邀请。这个2014年成立、舞蹈家金星曾出任艺术总监的年轻舞团,希望他以国际化的视野来呈现历史悠久、特色鲜明的古蜀文明。亚拉姆·卡米有着“世界舞蹈大师”的美誉,是知名舞蹈公司Kol-Dmama前任独舞表演者,在以色列及海外参与了丰富多样的艺术创作项目。在他第9次到中国的时候,终于踏上四川的土地。
  这位以色列人没有想到,在中国的西南曾经有这样一个族群,在3000多年前创造出灿烂的青铜文化。在三星堆、金沙采风时,他被古蜀文明深深打动。“他感叹于三星堆青铜面具的庄严和神秘,太阳神鸟的美轮美奂,尤其三星堆那株体量巨大、造型充满想像力的青铜神树更让他震撼,他在文物面前站了很久。”四川现代舞团团长韩小虎回忆。
  其实,四川现代舞团最初只想打造一个具有四川特点和历史底蕴的舞蹈作品,《金色面具》是曾经打算创作的方向。在实地采风之后,大家都觉得这个方向过于具象。亚拉姆·卡米认为,中国文化和以色列文化都有一个相似之处:非常注重文化及身份的追寻。那株巨大的青铜神树,也象征着古蜀文明的生生不息。然而时光流逝,世界各地令人惊叹的文明无一不被历史的尘埃覆盖,待几千年后才被再次发现,“它们的发现提醒着我们,唯有关于我们根源的故事可以永远留存。”

  选择现代舞 文物活起来的另一种方式

  如何在追溯文化根脉的同时,回到过去的时间里?亚拉姆·卡米放弃讲故事的舞蹈传统表达,选择现代舞这种更为抽象的方式。他认为,以三星堆和金沙为代表的古蜀文明,诸多未解之谜使其始终笼罩着一层神秘面纱。其神秘和文物造型的夸张,给了他无限的想象和创作空间。
  在亚拉姆·卡米的理解中,古蜀人崇尚万物有灵,追求人神共娱的精神世界;现代舞自由张狂,强调对环境和自然的感知,二者具有相似的艺术张力。《根》没有特定的剧情走向,舞者们将幻化成埋藏于土壤之下的“根”,用现代的身体语言演绎一棵参天大树的根基,以“根”独特的视角展现古蜀先民的繁衍生息与文化的薪火相传。70分钟的演出,亚拉姆·卡米只给了一个线索,讲述部落之间的战争、原始的宗教、人类的生存繁衍、文明的孕育……“现代舞的创作,编导和演员往往只能完成70%,剩下的30%就需要观众用自己的阅历去把这些故事丰满,他们需要有自己的洞察力和解读。”
  为了完成对古蜀文明的想象,亚拉姆·卡米在舞蹈设计上反复与演员碰撞。《根》的主演之一陈也晨很喜欢亚拉姆·卡米的编导方式,“他的理念非常开放,让我们根据自己的理解来表达爱、冷或战争等各种主题,他再根据我们的表现把很多动作加入到他的创意中。事实上,演员们在舞台上持续很久的一个抽搐动作,就来自演员们的设计。”这种开放的创作方式,极大地调动了演员积极性,“这让我们更有表达的欲望。”
  从创意到合成演出,《根》花了半年时间。这位以色列导演以他的方式表达对古蜀文明的致敬——为了表现古蜀文明的灿烂辉煌,他在中国遍寻合适的布料制作演员服装。演出开始,借演员身体表现古蜀文明的萌动,他用了厚重华丽的演出服;而当古蜀文明之根破土而出,演出服则换成青铜色。演出伊始,他还让舞台上的演员不时跨过一根根红色丝带,“这让舞台像切割的考古探方。”韩小虎说,导演认为正是一系列重大考古,才让古蜀文明重见天日。而红色,是典型的中国色。

  《根》的追求 1000个人就有1000个哈姆雷特

  2018年8月,《根》在成都首演。时隔一年之后,它被邀请回金沙遗址博物馆演出,这部以古蜀文明为创意的作品,回“家”了。
  然而,即使是博物馆行业人员,在看完演出之后,也不敢自称“看懂了”。一位考古界前辈直言:“我大概知道这是表现古蜀文明的诞生,但不明白每场舞跳的什么!”
  这是韩小虎预料中的结果,“因为在大多数中国人的欣赏经验中,一部电影、一台演出,要么传达美,要么讲好故事。然而,现代舞更强调抒发一种情感,并不太需要观众完全看懂。”
  这不能不提到现代舞诞生的背景。20世纪初,为反对古典芭蕾的因循守旧、脱离现实生活和单纯追求技巧的形式主义以及古典芭蕾过于僵化的动作程式,现代舞脱颖而出。它主张个人化、抽象的表达方式,不拘一格,不按一定程式,甚至不一定表达传统意义上的美,而是表达舞者自己想表达的东西,或者呈现一种思维的过程。
  这种自由开放的演出形式,一定程度上刺激着观众的好奇心。在《根》演出后的观众互动环节,有观众用诗一般的语言感叹:“这部剧神秘厚重的基调,让我目睹了人类文明在历史演变中那张支离破碎的脸。它还传递出一个信息:珍惜那逝去时间的背景,珍惜古老文明的沉默。”另一位观众则对自己的观后感颇为犹疑:“演员在舞台上的旋转、聚集,让我想到了天地鸿蒙。”更多观众在感叹感受到了演员舞蹈的张力之余,依然期待明白导演的创意。当韩小虎解释演员们站成一排在舞台上旋转,象征的是时间轴不停转动,光阴在飞速流逝;激烈鼓点下演员们身体有节奏地痉挛,象征生命在母体中孕育,不少人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其实,观众完全没有必要一定按着导演的思路来欣赏舞蹈。”韩小虎说,让1000个人解读出1000个哈姆雷特,同样也是现代舞的追求。

 
每日推荐
旅游热点
成都小街巷的活力“夜生活”
情系小金东西乡
下月非遗节将推动非遗文旅融合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