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文化旅游网首页
微信公众平台
手机扫描右侧二维码即可关注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四川文化 > 书画
张大千笔下 拥衾美人从病态走向健美
来源:四川日报 | 作者:吴晓铃 | 2019/8/23 9:25:36 | 热度:

m_f6820a609aec2c94b07943cc8dc5ad5d.jpg

张大千《拥衾仕女图》。四川博物院供图

●文物档案

文物名称:《拥衾仕女图》

文物年代:1946年

作 者:张大千

文物级别:国家三级文物

收藏单位:四川博物院

被誉为“五百年来第一人”的张大千,其画坛生涯中赴敦煌临摹壁画,以及晚年创造的泼墨泼彩,都是中国美术史上浓墨重彩的书写。不过,作为一代画坛巨匠,张大千还有一个美称——张美人。从二十几岁开始,张大千就喜欢画仕女,并有“眼中恨少奇男子,腕底偏多美妇人”之句。

在赴敦煌临摹之前,张大千笔下的美人沿袭明清以来的古典风,病态而柔弱。这幅创作于1946年的《拥衾仕女图》,其笔下女子已拥有更加健美的体态。这是在敦煌临摹近3年之后,张大千十大心得之一——画女性舍病态而取健美。《拥衾仕女图》,也因此成为大千仕女画自开一派的标志。

“张美人”也曾落入窠臼

“张大千,绝对是中国画坛画美人的高手。”四川博物院首席专家魏学峰介绍,张大千早年从日本回国以后开始绘画创作,最早就是从仕女开始。那时的张大千,学清代著名画家费小楼、任伯年、王小梅等的仕女画,笔下美人纤弱清秀,细眉、柳腰、小眼的范式,令美人别具一番病态美。他还很注重仕女眼睛的刻画和表达,琢磨怎样才能使画中人顾盼生姿,总是像含情脉脉地望着你。为此,他实践出传神的关键是在瞳仁的位置,就是视线的方向要对正面。天赋加上刻苦,“张美人”的美称很快不胫而走。

仕女画为张大千赢来声誉,他本人却认为这些画表现的均是妇女弱不禁风之美。“如果再这样下去,也走不出晚清的套路。”魏学峰说,张大千不久就开始学明代画家唐寅和陈洪绶,此后笔下仕女多了雍容华丽和艳而不俗。1938年,张大千躲避战乱回到四川,在青城山时创作了著名的《柳荫仕女图》。画中仕女体态婀娜多姿,在柳荫下倚石而立,温雅而柔弱。就是张大千借鉴唐寅的“三白法”之作:额头、鼻、下巴全白,衬以红唇和红润脸颊,美人面色粉嫩,温婉可人十分养眼。只是纵观画作,晚清仕女的病态之美依然挥之不去,直到张大千1941年前往敦煌临摹壁画。

敦煌,这座延续近两千年的艺术宝库,给了张大千丰厚的给养。无论是宝相庄严的菩萨,还是一脸虔诚的供养人,壁画中的女性形象,都呈现出丰腴和健壮的体态,这让张大千由衷感慨“是美人,都健壮”。

将各国艺术表现方式融为一体

敦煌艺术带来的巨大冲击,很快体现在张大千的艺术创作中。

魏学峰说,张大千在敦煌的两年多里,画了很多供养人,“这些供养人是真实的形象,他在临摹的同时,看到的是真实的唐代仕女的样子。相比神化了的佛像菩萨像,壁画上的供养人更有参考价值。”从敦煌归来之后,他很快把敦煌壁画里的笔墨造型元素用到仕女绘画中。这幅《拥衾仕女图》,就是张大千敦煌归来后的代表作之一。正如著名画家于非闇所言:大千人物,尤以仕女最为画道人赞赏,谓能大胆别创新意。

张大千的新意,体现在吸收各种绘画因素。他首先把敦煌壁画中盛唐仕女的健壮之美、闲适之态表现出来。直观而言,此时他笔下的仕女仅体量就比以前的更加高大。敦煌壁画的藻井,被他绘入仕女所拥被子的图案,蓝、绿、红色的搭配颇显高贵雅致。据说为了达到完美的饱和度,张大千多次着色,令被子看起来质地十分舒适。对仕女本身的表现,除了体型借鉴唐代仕女,在其面部绘画上依然采用唐寅的“三白法”。仕女的一头青丝倾泻而下极有质感,这是张大千专门用日本青墨所绘,以表现其发丝飘动之美。他还在美人身后设计一扇屏风,又采用日本浮世绘的技法,线条极为流畅。画作上端,作者题写七绝一首:长眉画后尚惺忪,红豆江南酒面浓。别有闲情怪周昉,不将春色秘屏风。整幅作品,张大千调动不同时间、不同国家的艺术表现方式,巧妙融为一体,令仕女画兼具传统仕女的娟秀和敦煌壁画的敦厚,堪称张大千仕女画的经典之作。

在四川博物院保存的张大千作品中,仕女画共有20余件,赴敦煌前后各占一半。两相对比,可以发现明显的风格改变。这种变化,体现的正是张大千在艺术上孜孜不倦的探索。到上世纪50年代,张大千基本没有再画仕女,转而画起印度女郎等另一种女性美。这幅《拥衾仕女图》,也因此成为他仕女绘画的巅峰之作。(记者 吴晓铃)

 
每日推荐
旅游热点
成都小街巷的活力“夜生活”
情系小金东西乡
下月非遗节将推动非遗文旅融合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