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文化旅游网首页
微信公众平台
手机扫描右侧二维码即可关注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四川文化 > 公共文化
百万畅销书作家吕峥携新书亮相成都
来源:四川文化旅游网 | 作者:刘佳玲 | 2018/5/7 12:59:59 | 热度:

5月6日下午,百万畅销书青年作家吕峥携新书《天机破:王阳明》走进成都IFS言几又旗舰店,以“王阳明到底破了什么天机?”为主题与到场读者进行主题讲座,并进行签名售书。在读者互动环节“吕峥怒斥女权主义”成为意料之外的“小插曲”,话题引爆全场。

《天机破:王阳明》是一部近百万字的长篇小说,以明代哲学家、政治家、军事家王阳明为主人公。作者在书中塑造了一个名为“娄素珍”的角色,性情刚烈,才貌双全,与青年王阳明相知相爱。然而,王阳明后来却听从父母之命娶了知书达理、性情温润的诸芸玉为妻,吕峥的解释是“娄素珍是个女权主义者,不适合结婚”,引起现场一些女性听众的不满。

一个年轻女孩质问吕峥:“凭什么说女权主义者不适合结婚?”。吕峥认为大城市的离婚率年年攀高,人口出生率逐年降低。年轻人的初婚年龄,平均30岁了。日本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越来越多的人将终生不婚,隐居在钢铁森林里,与世隔绝。虽然法律规定婚姻自由,每个人都有结婚的自由和不结婚的自由,但女权一边煽动未婚女性仇视未婚男性,制造男女对立,一边鼓吹婚姻是对女人的剥削,已同邪教没什么区别。在女权眼中,已婚女性和年长女性都不是女人。她们反对妈妈们生二胎,逼迫婆婆婚前出房产,其本质不过是利用性别优势漫天要价。男人为了结婚可以迁就一个被营销号洗脑的女朋友,但作为一个妻子、一个母亲,作天作地是无法容忍的。婚姻不是一锤子买卖,合作互利才能长治久安。女权的流毒将坑害全体女性,降低所有人的幸福感。

另一个年纪稍长的女性听众更为愤怒,起身斥责道:“我觉得你并不了解女权主义,你的思想还停留在一百年前!”

吕峥反驳说:“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女权主义,女权主义的本质就是利己主义。你跟她谈权利,她满嘴‘你直男癌’;你跟她谈责任和义务,她马上换一副嘴脸,说你‘还是不是男人’、‘有没有绅士风度’。总之,一切矛盾,女生有理;一切事情,以自己高兴为上。女生当众羞辱、欺负男朋友,就是秀恩爱、撒狗粮。而同样的事对调一下,便成了迫害女性。女人怕老公,就是老公家暴。男人怕老婆,则是爱的表现。这种风气愈演愈烈,以至于‘不怕老婆的男人不是好男人’的奇谈怪论甚嚣尘上。放下所有身段去哄女朋友已成为天然的政治正确,微信上的自媒体为了流量胡说八道,天天传播这种有毒的思想。因此,当一个男生恋爱久了,往往会觉得很累,因为他的另一半完全以自我为中心,从来不考虑男朋友的需求和感受。最后,现实生活中但凡敢表达一丁点欲望和脾气的男生,都会被女权贴上‘不成熟’、‘情商低’和‘大男子主义’的标签。”

这位女性听众怒不可遏,激动道:“你的言论处处都在物化女性,你的书不看也罢!”说着,她将座位上的《天机破:王阳明》扔到地上,扬长而去。

吕峥向现场听众解释道:“物化女性的恰恰是女权。女权本质上就是资本用消费主义的饲料喂养的金丝雀,最喜欢‘服用’的文章是《好看的女孩都自带烧钱属性》、《舍不得给你买‘神仙水’的男朋友还是趁早分了吧》,并用这些软文里的观点压榨自己的父母和另一半。同时,女权最擅长的事就是给人贴‘物化女性’的标签。游戏公司把女性角色制作得过于漂亮是物化女性,微博上兴起晒‘A4腰’的自拍照是物化女性——女权总觉得自己真理在握,经常越俎代庖,干涉他人的自由。比如当年山口百惠在事业蒸蒸日上时急流勇退,回归家庭,结果触怒了女权,被骂作‘女性的耻辱’。山口百惠在接受媒体的质疑时说,我觉得真正的女权,是可以选择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这个事情可以是事业,也可以是相夫教子。”

主持人把话题绕回到书上,问吕峥为什么选择在成都举办新书发布会。吕峥情绪有些激动,说:“把新书的首发式安排在成都,不是因为我在这里长大,而是因为这里是女权主义的大本营,男人深受其害,敢怒不敢言。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我要替受害者发声,而且我要强调的是,我不知道也不关心什么叫‘女尊’,什么叫‘田园女权’,我反对的就是女权主义,主张的是男女平等。”

主持人又问吕峥,觉得女权主义应该如何改进,以减少非议?吕峥指出,女权主义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伪命题。女权要是真的想为女性伸张权利,“三八妇女节”为什么不上街游行?女人首先是人,人权先于女权,女权运动的起源是争取“人人生而平等”的天赋人权,而不是挑起两性战争。有几个女权真正深入乡村,关注贫困女孩的教育问题?有几个女权有勇气像《盲山》的导演那样拍电影揭露买卖妇女的社会问题?更不要说同一生行善的特雷莎修女以及谋刺希特勒的好莱坞女明星玛琳·黛德丽相比了。女权逻辑混乱,自相矛盾,当社会对男女一视同仁时,女权会说“女人要承担生育风险,舆论还对女人有外表的要求,所以取得相同的成绩女性要比男性付出更多的努力,承受更多的非议”;当社会对男人苛刻,对女人宽容时,女权又会引用波伏娃的话,说“男人的极大幸运在于他不论在成年还是小时候都必须踏上一条极为艰苦的道路,不过这是一条最可靠的路;女人的不幸则在于被几乎不可抗拒的诱惑包围着,不被要求奋发向上,只被鼓励滑下去到达极乐。当她发现自己被海市蜃楼愚弄时,已经为时太晚,她的力量在失败的冒险中已被耗尽”——反正横竖都是社会的错。最后,吕峥总结说:“王阳明的心学归根结底是要人去私欲,而当下第一个该去私欲的群体,就是女权。”

据悉,历时三年创作完成的《天机破:王阳明》由中国出版集团现代出版社出版,首印十万册,是迄今为止发行量最大的关于王阳明的历史小说,已有多家影视公司洽询影视版权。

吕峥是国内第一个把王阳明写火的历史作家,《明朝一哥王阳明》出版八年来已成为百万级的畅销书。此次出版的新书《天机破:王阳明》写作历时三年,内容近一百万字。在谈到此次出版新书与《明朝一哥王阳明》的不同之处时,吕峥解释道:“《天机破:王阳明》是小说,而《明朝一哥王阳明》是历史,由于大学师从国内最早系统研究王阳明的学者周月亮,我在平衡历史真实与艺术真实方面会更有心得。”

在被问及《天机破:王阳明》与市场同类书籍相比的优势时,吕峥讲到,在写作过程中,他力图在作品中塑造更鲜明人物性格、更突出的人物关系和更丰满的故事情节。比如,对青年王阳明的描写,着力刻画他“痴狂”的一面;对中年王阳明的描写,着墨于他心系苍生,以天下为己任的担当;对晚年王阳明的描写,主要表现他因材施教,启智化民的宗师气象。根据不同的人生阶段,吕峥为王阳明塑造了三个主要对手——权奸刘瑾、宁王朱宸濠以及内阁首辅杨廷和。与刘瑾,是善恶之争;与朱宸濠,是路线之争;与杨廷和,是意识形态之争。

对于核心话题“王阳明到底破解了什么天机?”,吕峥认为,天机者,命运也。命运无常,造化弄人。人的一生,与命运缠斗,难免陷入困境、绝境。龙场悟道所破解的天机就是当天命像乌云一样压下来时平静地躺下,坦然接受命运所有的安排,挺住后思变,而后反戈一击。

目前“王阳明”成为了一个“热词”,甚至成为了一种“现象”,吕峥又是写作王阳明书籍炙手可热的作家。目前《天机破:王阳明》已开启预售通道,众多读者咨询并预定。(刘佳玲)

 
每日推荐
旅游热点
格致书馆开馆,成都又添一处古韵生香的国学空间
首批街头艺人“五一”惊艳蓉城!
成都周边又一打卡秘境之地——道明竹艺村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